担心方言被遗忘? 南京超一半青少年能熟练使用

担心方言被遗忘? 南京超一半青少年能熟练使用

时间:2020-03-21 11: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近日,一张图表红遍网络。据微信号“萧然音韵”介绍,这是吴语爱好者@神样胡桃(记者未能在微博上找到此人)根据某份暑期社会实践报告《各地本土出生人士方言使用情况调查》中的图,按照方言分区的方式,重新绘制成《6-20岁能够熟练使用方言人群比例》的图表。

笤帚 、 清大八早 、 你很恩正 、 郭郭拉 这些南京话,你还会说吗?

近日,一张图表红遍网络。据微信号 萧然音韵 介绍,这是吴语爱好者@神样胡桃(记者未能在微博上找到此人)根据某份暑期社会实践报告《各地本土出生人士方言使用情况调查》中的图,按照方言分区的方式,重新绘制成《6-20岁能够熟练使用方言人群比例》的图表。

焦虑 是这个时代的特点,一些人一直担心方言会不会被年轻人遗忘?

读图

有一半南京青少年会说南京话

从《各地本土出生人士方言使用情况调查》 可以清楚看到,6-20岁人群中熟练地说南京话的比例远远低于21-40岁、41-60岁和60岁以上的人群。因为没有看到这篇报告的原文,不太清楚具体的操作与处理方法,部分数据或许不太准确,比如: 熟练使用方言 的判定较为困难,让被调查者自己评价结果可能不准。但这些图也或多或少能反映出一些问题。

从地域上看,江浙沪地区大量年轻人说不好方言甚至完全不会说。其中,又以苏州、上海、杭州、宁波等这几个吴语城市情况最危急。相比之下,说江淮官话的南京、扬州和合肥三市,南京地区有52.8%的青少年熟练使用方言高于扬州、合肥。

研究

在成长中学会南京话

当前社会上普遍反映,城市青少年的方言能力和方言使用率与上一代人相比有比较明显的下降。网易新闻浪潮工作室把这种情况归结为,这是多年来在中小学推广普通工作的成果。记者采访了几所中小学教师,金陵小学的潘老师说: 校园都是推广普通话,必须要 在校园里基本上是听不到方言的。 记者从新城小学南校区副校长过静那里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 南校区孩子一般情况下说普通话。

在被调查的南京市本地青少年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低年级的学生是校园里使用普通话的主力军,10岁学生最常说普通话的比例为90.7%,但随着年龄增长,他们在学校里使用南京话的次数逐步增多,18岁本地学生在课后与同学交谈最常说南京话的比例上升到68.4%,最常说普通话的比例则下降到30.54%,整个变化幅度达到60%左右。

不可否认,多年的普通话推广工作成效极高。如今,南京小学、幼儿园学生的普通话使用率早已高于方言,真正实现了 学好普通话,走遍天下都不怕 。在被调查的南京本地青少年中,有52%的南京学生表示自己上小学前首先习得的是普通话,只有33.5%的学生表示自己首先习得的是南京话。

原因

为何长大了要说普通话?

为什么到了高年级反而说南京话的学生多了起来呢?论文作者是这样解释的:与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和当地社会的接触增多、社会阅历增加、逐渐感受到当地方言在当地言语社区的潜在声望有关。由于其所在的社会网络大多是由当地言语社区成员构成,他们在成长过程中与该言语社区成员的接触自然会不断增多,他们自己也会逐渐意识到当地方言所具有的实用价值。

方言在表达形式和效果上有普通话所不及的,其幽默风趣的风格,更能吸引大众的眼球。大家在会心一笑的同时,对于南京方言的认同感更甚! 新城小学南校区副校长过静向记者讲述了她的看法: 可能是初中生有了青春期一定微妙的心理,这时候,他们会觉得说普通话有点儿矫情。

案例

家里没人说南京话,小孩儿却喜欢

社会是大熔炉,学校是小熔炉。同属于江淮官话,扬州话和南京话很相似。张小花(化名)是南京某幼儿园的一名中班孩子,家里都是扬州人,没人会说南京话,但小花却能说一口流利的南京话,也许语言是种天赋。一些新南京家庭的爸爸妈妈鲜少说南京话,但是孩子却乐意说从学校里习得来的南京话。马女士来宁发展多年,在家里除了与家人说一些湖北话外,就是说普通话。但儿子却隔三差五来句南京话, 今天晚上喝菊花老汤吗? 儿子就读于外国语小学,怎么南京话说得这么好?后来才得知,班上南京本地的同学在一起或多或少说些南京话,儿子对南京话感兴趣也学了起来。

在采访中,记者知道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专家

南京话是金陵文脉的载体

2000年《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颁布以后,像 说普通话,做文明人 这类将使用语言与文明程度挂钩的标语随处可见,使用方言的范围越来越少,对于不少人来说,家庭成为其仅剩的方言环境。

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意识到,推广普通话与说好南京话并不冲突。在今年7月结束的 2017年南京市小学生故事大王比赛 中,为传承和保护南京方言,比赛还设置了方言奖。 方言是地方文化重要载体,普通话高度普及的今天,不能忘记对传统的传承。 过静说。

通过南京方言,了解南京的特色文化,这也是一种非常好的路径。 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沈曙虹告诉记者,作为教学用语应该按照国家规定使用规范的普通话,但是方言作为一种特色,在学校的学堂活动当中要有所保留。白局是南京的方言说唱曲艺,越来越多的中小学都组建了白局社团。(文中南京方言均为发音)